Thanatos.

这er莫胤。
朋友大多叫我先生或者小白。
目前沉迷于Joshua和戳爷的美颜无法自拔。
喜欢写写东西,偶尔会画画。
详见置顶。
请多指教。

【镇魂/无CP】夜长梦多

★修改兼捉虫。
★大致剧情没变,添加/修改了部分。
★有点流水账。

[食用须知:私设贼多,无CP,主夜尊,三无,文名与内容无关(主要是因为自己不会起……)穿越梗,严重OOC。]

异世极度兄控夜尊的剧版镇魂之旅。

文/莫胤

状态:连载

(一)

“嘶——”

夜尊站起身,左手拍拍衣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右手拿着一盏三秒前刚从路边捡到的破灯。

“这是哪儿……”

四周车水马龙,却没有人注意到突然出现的造型怪异的夜尊。

“怎么这么眼熟……”

夜尊有些不解,他皱皱眉头,像个小孩子一样撅起嘴,晃晃头。

“都是因为哥哥……没事找那什么赵云澜……要不是因为哥哥去找赵云澜我才不会因为要找哥哥出门,不会找哥哥出门就不会被一个破灯黏上,不被一个破灯黏上就不会到这个地方……话说哥哥现在在干嘛呢?会不会察觉到自己消失了?那边的事情能在赵云澜干涉下完成吗。果然还是要快点想办法回去……不过现在这个样子……一时半会好像回不去了……”

他小声的吐槽着,打算四处逛逛。

“嗯?这里是龙城大学……?”

他看着前面这个建筑物,思索。

“可是我记得龙城大学四周不是这样的啊……”

他从龙城大学周围逛了一圈。

记忆中的龙城大学是所百年老校了,算上来还有一部分的资金是自己出的。

龙城大学的第一任校长,也就是建校人,是夜尊的朋友,说的上是过命兄弟,一起盗过墓,参加过战争,解决过叛逃的地星人,当初他婚礼的时候夜尊还是伴郎。

可惜校长是人类,寿命不像地星人那么漫长孤独,那些并肩战斗的日子好像就在昨天。

所幸校长临终的时候没有遗憾,寿终正寝,也算是,给夜尊的一个安慰。

翠绿的爬山虎紧扒着红砖,随风而动,影影卓卓。

湖畔树荫下,不知道是谁的音容又从记忆深处翻涌而出。

炎热的夏日总能使人感叹世事。

夜尊从回忆中脱身。

“算了……进去看看吧。”

夜尊提着灯打算先找个地方把衣服换一下,虽说没有人看自己,但怎么说这一身衣服在人群中也是显得太突兀了点。

片刻,夜尊发现一件事 ……

衣服是幻化的,但是也要有模板,平常因为工作繁忙,基本都是一套衣服反正是幻化的不用洗不怕坏所以也没有想过衣服这种事情,除了之前看过的一件中世纪晚礼服就只有哥哥穿的西装和赵云澜的那种不符合自己审美的衣服了……

但西装他穿着觉得很难受,打架什么的也放不开手脚……

夜尊十分纠结。

算了!不舒服就不舒服吧!总比赵云澜那一套不知道什么玩意的搭配好!

他幻化出一身西装,还戴上了一副和沈巍一样的的金丝边圆框眼镜。

检查完全身上下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他提着那盏破灯溜溜哒哒的走进了龙城大学。

一路上他专挑人多的地方去,这一路他也听到不少事情。

例如xxx和xxx在一起这种八卦小事。

再例如xxx系的xxx主任遇到了xxx事。

人是群居动物,理所当然的,一有风吹草动方圆十里都能知道。

“欸,你听说了吗,咱们学校出了命案。”

“什么?命案?在哪儿?什么时候啊?”

“听说是昨天晚上死的,在学校南区生物系教学楼,死的是生物系沈教授的学生卢若梅。”

“沈教授?哪个沈教授?”

“就是那个长的特别帅的沈巍沈教授啊。”

“啊……”

沈巍……这不是哥哥的名字吗?

夜尊奇怪了一下。

生物系教授……命案……沈巍……哥哥……去看看好了。

反正横竖都是凑热闹,自己又正好没事干。

如果这个沈巍是哥哥的话那就更好了。

思及此处,夜尊也不在纠结,转身朝着南区走去了。

到了南区,夜尊还在想命案现场在哪里就听见一阵吵闹声。

不用想就知道,吵闹声来源的地方就是命案现场了。

夜尊还未走进现场,就感受到一阵黑能量的波动。

嗯……是地星人。

不知道这里有没有类似特调处的地方。

不过现在可以确定一件事情了……

我现在到了平行世界……

夜尊感叹着自己的劳碌命。

夜尊表示很无力。

罢了,既来之则安之。

自己到这里八成也是因为这破灯……

夜尊看着被他提在手里的灯。

那么……这是什么灯呢……

有什么东西有这种穿越空间的能力呢?

……等……等等!

这这这破灯……

不会是四圣器之一的镇魂灯吧?!

不,不可能。

镇魂灯是不灭的。

看这个灯连灯芯都没有……不可能是镇魂灯。

夜尊试图将这个想法从脑海中赶出去……可惜……

                                               ——未完待续……

有关夜尊和赵云澜争宠这件事。

@川诡sama 的点梗。

沈·被弟弟蒙蔽双眼·巍
赵·想吃零食·云·被夜尊坑·澜
夜·调皮捣蛋·恶魔·熊孩子·喜欢哥哥的小机灵鬼·尊

话说又是风和日丽天高云淡的一天。

今天的特调处也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个屁。

自从夜尊和沈巍冰释前嫌重归于好之后,特调处就没有一天是安静的。

每天一进特调处的大门,都是冒着生命危险在过活。

例如昨天。

夜尊趁大庆不注意偷吃了他小鱼干然后嫁祸给了林静,整的林静欲哭无泪。

在例如前天。

夜尊趁楚恕之午休的时候用祝红的化妆品给他花了一个十分美丽的妆,还顺带从郭长城的脸上用口红画了一只王八。

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特调处的人对于夜尊的评价出奇的一致:
恶魔!

但那又怎么样呢?

沈巍宠着夜尊,赵云澜也是,只要不牵扯到自己和沈巍,也就放之任之。

不过夜尊还算有度的。

至少在林静快被大庆折腾死的时候出来承认是他吃了小鱼干,至少他没用坏用光祝红的化妆品,没有把楚恕之画成翠花(所以说会化妆真的挺好的),没有用颜料从郭长城的脸上画王八。

所以大家也没有太过生气,反而大多有时候还会从旁边起哄。

跟纵容孩子一样。

这样的特调处比以前更热闹了,工作效率也更高了。

有案子,夜尊!
要打架,夜尊!
谈条件,夜尊!

总之夜尊一个人可以说做了特调处大部分的工作。

更关键的是……赵云澜和沈巍的相处时间更多了!

赵云澜看着特调处的众人,露出一个微笑。

不过……这是赵云澜在三个小时之前的想法。

现在嘛……

“夜尊!”

赵云澜气冲冲的推开门。

“嗯?怎么了?小云澜~”

夜尊腮帮子鼓鼓囊囊的。

“你偷吃我零食!”

“你不是和我哥哥在一起嘛~我想着我哥肯定不让你吃这些垃圾食品让你的胃病更严重,所以我就辛苦一点帮你解决喽~”

“你!”

赵云澜气急,他指着夜尊,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的确,自从和沈巍在一起之后,那些地摊上的烤串,商店里的零食,酒,还有一些高热量的食物统统都被沈巍明令禁止了。

沈巍的原话是“我不想再从大街上捡到你了。”

“呀!哥!”

夜尊看着赵云澜身后笑眯眯的打了个招呼。

“嗯,干嘛呢?”

沈巍点点头,看着两人之间的剑拔弩张有些不解。

“哦,嫂子他买了些零食……”

夜尊话还没说完沈巍的脸就黑了。

赵云澜偷瞄了一眼沈巍。

他想开口解释些什么,就被沈巍拽着往外走。

完了。

赵云澜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他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嘴里吃着零食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十分嘚瑟的心情的夜尊。

夜尊回以一个微笑。

谁叫你总是缠着哥哥的。

夜尊挑衅。

你给我等着!明天有本事你就别来特调处!

赵云澜怒。

你明天能不能起来都是一个问题。

夜尊继续挑衅。

从各方面看,夜尊其实更像是一大助攻(?)

“哥哥。”

沈巍拽着赵云澜出了门,被夜尊叫住了。

“以后我可以在你不在的时候帮你看着嫂子。”

不知道是不是沈巍的错觉,他好像看到夜尊身后有一条尾巴在摇动。

“……好。”

当然,那条尾巴在赵云澜眼里就是一条狐狸尾巴。

“那明天有什么想吃的告诉我,我给你做。”

沈巍推推眼镜,笑着说。

“好!”

夜尊眼睛亮了起来,十分开心的蹦蹦跳跳(?)的走了。

沈巍捞过打算逃跑的赵云澜。

叹了口气。

“当初就该让你疼死算了。”

@川诡sama

我回来更新了,之前抱歉啊,信息生病了整个人昏昏沉沉的一直没更新。

@川诡sama

微博了解一下哦。

出了点事情(其实是投入某邪教cp的怀抱中无法自拔了……),以后两天一更。

@川诡sama

双更安排好了~♡

另一更晚上码~♡

微博了解一下下~♡

我爱您们~♡

时光不老,我们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