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轩逸

【授权转载/利艾】阳光照不到的深海(原著背景,欢脱向)

授权转载(*゚∀゚*)
原发贴吧
作者ID:恋橙520

  四十二
  “等等,三笠,你得冷静一下!”艾伦这小家伙被吓得不轻。
  “艾伦,”三笠的声音气急败坏,“你告诉我,这个死矮子没有亲你!”
  周围的围观群众也不少,他们都非常的期待艾伦的回答。
  “三……三笠……我们只是在对台词……而已……”艾伦支支吾吾的回答。
  “得了吧,”阿尔敏忍不住插了嘴,“对台词不就是对台词么,用得着……”
  他被利威尔瞪了一眼就闭上了嘴。
  三笠把一份报纸丢给利威尔,“那这是什么?”
  利威尔瞟了一眼就抬起头,压下了扬着的嘴角,看起来一副心情不错的样子。
  埃尔文特别想说,你就别装了,只要不瞎都能看出来你喜欢艾伦啊!——哦,他貌似忽略了两个当事人都……
  艾伦只不过是稍微看到了报纸上一条醒目的标题,然后瞬间面无表情。
  他现在有种莫名的无力感。
  三笠感觉自己快要暴走了,挣脱了阿尔敏往前走向利威尔,“笑?你还笑!”
  利威尔表情冷漠。
  埃尔文拦住了她,“阿克曼士兵,我想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和你谈谈。”
  说罢,他向阿尔敏使了个眼色——两个金色头发的一高一矮的身影,死死地拖着三笠走向会议室。
  韩吉和格瑞丝凑在一起激动地说着什么,艾伦和利威尔两个人尴尬地坐着。
  “呐,艾伦。”
  利威尔只不过是念出了这个名字,艾伦迅速的正襟危坐,就差行礼了。
  利威尔看着他的反应很是无语,睁着一双死鱼眼开口,。“一会儿休息一下去礼堂排练。”
  “是!”艾伦回答。
  “哟,利威尔啊,”韩吉笑着揶揄,“难得这么积极哦!”
  格瑞丝举起了手,“我去帮忙!”
  艾伦一眼就发现了格瑞丝藏在身后的纸笔。格瑞丝笑得尴尬,她把那沓白纸和铅笔又往身后塞了塞。
  韩吉没忍住地小声吐槽起来:“我说,格瑞丝——下次能麻烦你带点小的纸张吗?我想着他们还没有瞎到这种程度。”
  格瑞丝扯了下嘴角,“我下次会注意的。”
  “请允许我说一句,”利威尔淡定地说,“我们的耳朵也还不赖,不至于听不到你们的对话。”
  格瑞丝:“……”
  韩吉:“……”
  这就比较尴尬了!
  ——
  短暂的午休时间很快地过去了。
  艾伦不知道为什么在他到达礼堂时底下已经坐了一伙人——他104期的好伙伴还有他利威尔班的前辈们。
  “艾伦——”格瑞丝站在舞台的下边冲着他放声打招呼。
  利威尔站在舞台侧面,换了一件变装,瞧上去柔和了不少。
  “我记得你们没有通知我要换衣服。”艾伦一边走过去一边说。
  利威尔扯了扯衣袖,回答,“艾伦,你应该不会忘了吧——那白/痴把酱油弄我身上了。”
  “可……手和衣服还是有点区别的。”
  格瑞丝冒出来,“兵长后来发现衣服上也有,我可真替韩吉桑感到难过。”
  艾伦恍然大悟道:“噢,这可真是难怪了,我就说我这么没有看到韩吉小姐!”
  

【授权转载/利艾】阳光照不到的深海(原著背景,欢脱向)

授权转载(*゚∀゚*)
原发贴吧
作者ID:恋橙520

  四十一
  格瑞丝离开了食堂,这一桌就只剩下了艾伦,利威尔,韩吉和埃尔文。
  艾伦瞧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全部都是自己的长官,冷汗冒个不停,身体绷得直直的,看上去很是紧张。
  艾伦现在感觉自己绝望极了,他看到利威尔就觉得尴尬。一直到现在,他都不敢相信今早发生的事情。
  旁边的士兵们对着他和利威尔指指点点的,更加让他崩溃。
  这一桌就一直这么沉默着,直到利威尔给他夹了一块儿土豆。
  他刚侧过头就对上了利威尔冷漠的死鱼眼,然后他神速地回过头,三两下吃掉了土豆,以示诚意。
  对面的韩吉捂住嘴巴,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艾伦觉着周围人投来的目光忽然变得暧昧起来,真的是的,他这是造什么孽了!
  “嗨,艾伦——我回来了!”
  这是格瑞丝的声音。
  你可算是回来了!你知道我有多煎熬吗!艾伦几乎想咆哮着说出这一番话,但是考虑到格瑞丝说出【怎么会!你还有兵长——不是吗?】这种话的可能性,还是硬生生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
  格瑞丝躲到埃尔文旁边,开始了她不要命的作死。
  “兵长,”她看似不经意地开口,“您好好休息一下吧,您也许已经很累了——毕竟您照顾了艾伦一个晚上。”
  简直是不出所料,利威尔的脸果然黑得很彻底。
  艾伦似乎也是受到了严重的惊吓,手夹着一筷子的菜悬在半空中,愣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韩吉憋笑憋的异常辛苦,一不注意打翻了了酱油碟,溅出一滴到利威尔手背上。
  格瑞丝面露惊恐的神色,同时对了韩吉报以一个同情却又爱莫能助的笑容。
  利威尔脸色阴沉,“韩吉,你想死的话,可以直说,犯不着这么拐弯抹角的……”
  艾伦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忙给利威尔递了一张纸巾。
  利威尔淡淡地瞟了一眼艾伦,脸色有所缓和,“呐,艾伦,别听这些家伙胡说——喂,小鬼,听到了没?”
  “嗯——是,是!”艾伦在利威尔威压的逼迫下,硬着头皮回答。
  “死矮子——”这世界上总是有些人唯恐天下不乱。
  这不,三笠就是一个棒极了的例子——她貌似还嫌这里不够混乱。
  “等等,三笠……我是说——我求你了,冷静点儿。”阿尔敏绝望地紧随其后。
  三笠双手紧紧握着大刀,表情很是可怕。阿尔敏死死地扯着她,虽然并没有什么用。
  “你对艾伦做了些什么!”三笠举着刀指向利威尔。
  “三笠.阿克曼,我认为你对自己的上司应该有点儿基本的尊重。”埃尔文觉得自己看不下去了。
  没有一个人理会他,他尴尬地咳了几声。
  
  
  

【授权转载/利艾】阳光照不到的深海(原著背景,欢脱向)

授权转载(*゚∀゚*)
原发贴吧
作者ID:恋橙520

  四十
  调查兵团礼堂。
  104期的小家伙们已经提前在这里面布置舞台了。
  表演舞台剧的事不知怎么的就传了出去,现在有不少的贵族小姐都吵着要来看。对此,埃尔文表示他也很绝望。
  “啊,我好饿啊!”萨沙捂着肚子,非常不满地抱怨。
  “得了吧,”康尼从梯子上下来,“你少说几句吧。”
  “是啊,可以不训练就已经是幸运极了的事情了,”让话锋一转,“说起来你们听说关于艾伦的那件事了吗?”
  赫里斯塔温和地笑了,“那是当然,这可是兵团里的特大新闻呢!”
  尤弥尔一把搂住赫里斯塔,她的脸上满是得意的神色,她晃悠着左手的报纸。
  “哦哦哦,我今早本来想去给赫里斯塔买一点糖果,我记得我那天看到的是橙子味儿的水果糖,橙黄色的,可真是漂亮极了……”
  她这么讲着讲着就莫名其妙地扯到了别的话题。
  “尤弥尔,我很抱歉打断了你——我是说——麻烦你说重点。”赫里斯塔冷漠地把尤弥尔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拿下来
  尤弥尔可算是开始说人话了:“我在路上看到有人在卖报纸,就买了一份。可谁知……上面的内容……”
  报纸上面写着【人类最强利威尔兵长当众承认和人类的希望艾伦.耶格尔相爱】
  作为一个当时就在场并目睹了全部经过的人来说,康尼的表情不同于他的伙伴们一样……欣喜?
  他自始至终保持一脸平静,同时在心里向那个记者姑娘的伟大职业精神致敬,也为她丝毫不比格瑞丝逊色的脑补能力感到佩服。
  “对了,这么没有看见阿尔敏和三笠?”萨沙问道。
  “这俩家伙该不会懒得布置舞台,然后逃了吧?”
  “尤弥尔,你别瞎说,”赫里斯塔缓缓道出事情经过,“貌似三笠听说艾伦和兵长……亲吻之后,就拿着两把大刀往兵长房间赶——阿尔敏去阻止三笠了。”
  “……这可真让人惊讶。”
  “嘿——我的好伙计,你们还好吗?”
  门口传来一阵呼喊声,众人侧头一瞧,发现是领着大包小包的格瑞丝。
  萨沙回答了她的问题,“一点儿都不好,我饿得快虚脱了!”
  格瑞丝把手上的东西放下,“这是我去食堂打来的饭菜,你们快吃吧!”
  “噢——格瑞丝,你简直就是天使!我爱你!”
  格瑞丝面带微笑,“萨沙,你可别这么说,康尼他可是会心痛的哦。”
  尤弥尔同样发表了自己的观点,“格瑞丝,虽然我很感谢你,但是我的女神永远是赫里斯塔。”
  “……”格瑞丝沉吟了一会儿开口,“说真的,你开心就好。”
  作为这群家伙里的唯一一个正常人,赫里斯塔想格瑞丝表示了自己对她的关心。
  “格瑞丝,你的胃好点了么?顺带一提,你以后可得少喝点酒。”
  “确实,”萨沙吃着面包,表示赞同,“你不是艾伦,可没有一个兵长照顾你。”
  “等等,”格瑞丝瞬间严肃起来,“你是说照顾,莫非昨天晚上……”
  “兵长照顾了艾伦一个晚上,难道你不知道——我今早凌晨的时候还看到兵长从艾伦房间出来呢!”
  格瑞丝忽然无比后悔昨天喝酒喝的不省人事,她居然错过了这样的事情!
  “好了,你们先吃,我有事先走了!”格瑞丝离开了礼堂。
  康尼望着门外,良久的沉默了,半响他才说话,“我有预感,兵团里又该发生点儿什么不得了的事了。”

【授权转载/利艾】阳光照不到的深海(原著背景,欢脱向)

授权转载(*゚∀゚*)
原发贴吧
作者ID:恋橙520

  三十九
  有些事情发生地就是如此的迅速和猝不及防。
  今天的阳光灿烂,天空蓝得几乎接近透明。金色的光透过明亮的窗户洒进来,一室温暖。
  鸟儿在枝头叽叽喳喳地叫着,把周围环境衬得宁静极了。
  就是在这样一个美丽的景致中,利威尔缓慢地凑近艾伦。
  利威尔终于如愿以偿地吻到了艾伦。
  这只是普通的,仅仅是嘴唇相贴的吻。
  但艾伦绝对做不到像利威尔那样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一脸淡然地扬下唇角。
  他很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的动作吓到了——毕竟,这种事确实是让人有些不敢相信。
  艾伦半天没反应过来,迷茫地瞧瞧利威尔,又看看窗外。他得出了结论——有时候真希望自己的酒还没醒。
  他还没忘了瞧一瞧门口——嘿,门口那小伙子和让长的可是像极了!
  好吧,不得不承认,那个其实就是让。
  他的后面还跟着阿尔敏。
  艾伦本想伸手和他们打个招呼,还没来得及举起手,却听他们两个人疯狂的尖叫起来,然后跑远了。
  艾伦就这么望着门口,面无表情。
  
  有的时候,我们不可否认,流言的传播速度是飞快的。
  这不,这里就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到了吃中午饭的时候,整个兵团几乎都知道了,今天发生了一件不得了的事儿。
  食堂里的士兵们高声地谈论着这件不得了的事情。
  以至于在艾伦走进食堂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艾伦环视四周,没有发现他104期的好伙计,倒是瞧见了和韩吉,埃尔文坐在一起的格瑞丝。哦,还有他敬爱的长官利威尔。
  那群人显然也发现了他。埃尔文友善地朝着他笑了笑,然后往一边挪了一点,使他坐下的时候紧挨着利威尔。
  艾伦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坐下——利威尔坐在他的左边。
  韩吉丝毫没有收敛,一如既往地开始作死,“艾伦哟,你和利威尔的事我听说了喔!”
  艾伦低下头,一勺一勺地喝着利威尔推过来的米粥,强装出一副镇定的模样。
  格瑞丝面带微笑地看了看两人,重新埋着头啃面包。——她难得地消停了下来,听说她喝了酒之后胃疼,现在完全更变了个人似的,这可真让人感到惊讶。
  埃尔文无奈地摇了摇头,开口,“艾伦,这次主要是想跟你和利威尔说点事。”
  眼尖的格瑞丝看见当埃尔文提到利威尔时,艾伦的手抖了一下。
  她刚想说点什么,又发现自己的胃还在痛,只好又一脸绝望地低下头。
  “舞台剧马上就要到正式演出的时候了,你们两个得加紧排练。”埃尔文补充了一句,“104的孩子们已经去布置舞台了。”
  看来,时间确实是挺紧的。艾伦这么想着,喝了一口粥。
  

【授权转载/利艾】阳光照不到的深海(原著背景,欢脱向)

授权转载(*゚∀゚*)
原发贴吧
作者ID:恋橙520

  三十八
  艾伦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他老是感觉着兵长对他的态度变了好多,瞧着很生气的样子。
  为此,他觉得自己说不准是在喝醉时吐在利威尔身上了,惊吓满满地找到了格瑞丝。
  格瑞丝呵呵一笑,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出来。
  艾伦听了之后感到惊恐极了。
  他说,“你是说,我喝醉了之后,拉着兵长在那里背剧本?完了完了,都这么长时间了,还背得结结巴巴的,也难怪兵长会生气。”
  看来这小家伙和大家的关注点不太一样。
  格瑞丝忍住了扯着他耳朵大喊的冲动,表面笑得很勉强,“也许,兵长没有这样想过……”
  艾伦猛地一拍脑袋,“对了,我应该找兵长道歉!”然后就跑往长官的办公室。
  格瑞丝一脸冷漠地瞧着艾伦远去的背影,口中喃喃自语:“我也许还没有醒酒——这一切都是幻觉……幻觉……”
  ——
  “咚咚咚——”
  门口响起了敲门声,利威尔烦躁地捏了捏眉心,有些不耐烦的开了口,“进来。”
  进来的人是艾伦。他看上去非常的慌张。
  “有事?”利威尔理所当然地回忆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表情顿时就沉下来了。
  艾伦使自己忽略了自己长官的表情,使劲地点点头,回答,“嗯,我是来道歉的。”
  利威尔虽然表面上依旧淡然,可内心却诧异极了。
  啧,格瑞丝这死丫头又跟他说什么了?
  他这次显然想错了,格瑞丝表示,我真没说什么,我是无辜的!
  利威尔盯着艾伦,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我很抱歉我这么久了还没有把剧本背熟……真的是非常对不起……”
  艾伦说完后抬起眼,瞧着脸上依旧没有半点表情的利威尔——看样子,他的长官的情绪并没有缓和。
  利威尔没有说话。
  艾伦开始慌了,“兵长,我们现在可以来对一下台词试试——我是说——我在过来的路上稍微记了一下。”
  利威尔点了下头,一脸淡然地开口了,“就昨天那一段。”
  艾伦倒也没多想,一个劲地点头——毕竟这一段他刚好背得。
  “兵长,您知道吗?自从在人群中的惊鸿一瞥之后,我就一直对你念念不忘。我那时就开始喜欢你了……”艾伦先说。
  “小鬼,我从来没有想过对你那种特殊的感情是爱。也许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被你那翠绿的眸子吸引了……”利威尔声音平淡。
  “我的意思是说——”利威尔这么念道,“我也喜欢你。”
  艾伦有一瞬间的头脑一片空白,一是因为利威尔念出来的台词,二则是因为……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接下来的剧情……好像是……亲吻?
  艾伦眨了眨干涩的眼睛,默默地看向窗外。
  噢,说起来,最近的记忆力可真是越来越差劲儿了!他还在企图欺骗自己。
  也许是他太累了,艾伦歪着脑袋装作思考状,他啊,也许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授权转载/利艾】阳光照不到的深海(原著背景,欢脱向)

授权转载(*゚∀゚*)
原发贴吧
作者ID:恋橙520


  三十七
  大家都知道的,一个十五岁的小家伙喝酒是不可能喝过千杯不醉的利威尔的。
  更何况那小家伙已经醉了一半了。
  又过了不久,艾伦终于华丽丽地醉倒了。
  他倒在了阿尔敏的怀里。
  几乎可以说是本能,阿尔敏惊慌失措地抬头看了眼利威尔。
  好极了,利威尔睁着一双死鱼眼,就这么看着他,他只感到了浓浓的……威胁?
  艾伦整个人好无意识,在阿尔敏怀里蹭了蹭。他这是并不知道,他的所作所为,可是害惨了阿尔敏。
  阿尔敏笑得难看极了。
  他凑在艾伦耳边说到,“艾伦,醒醒,快一点清醒过来——噢,你要知道,你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兵长会杀了我的。”
  这个原本聪明的小家伙显然急坏了,忽略了此刻喝醉了的艾伦是听不进他的话的。
  “兵长……”阿尔敏强装镇定地开口,“我很抱歉……但是……我是说,艾伦还是交给你吧!”
  阿尔敏还好挽回了仅剩下的一点理智,及时的把艾伦这个烂摊子交给了利威尔。
  利威尔显然对他的这一决定满意极了,点了点头就把艾伦扶到自己旁边坐好——虽然艾伦几乎已经靠在他身上了。
  这丧心病狂的游戏还在继续,
  可怜的萨沙已经喝到不清醒了,神志不清地把白薯夹在面包里,还随手拿了瓶酒往上淋。
  康尼曾经尝试过阻止她,可惜效果不佳。
  就连韩吉也不正常了——她什么时候正常过!
  反正这次是胆大了不少,瞧瞧,她正伸手往埃尔文的头顶摸去。
  让闭上了眼睛——这一切可真够可怕的,不是吗?
  
  艾伦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虽然还没有醒酒,但醒过来总归是好的。当然,醒来的不只他一个,还有格瑞丝。
  利威尔瞧见他翠绿色的眸子,打算着把他扶起来坐好。可艾伦这家伙却这么也扯不动,还用双手死死地缠住了他的左手臂。
  利威尔叹气,他想着,干脆就这样得了,反正他自己也不吃亏。
  “兵长……”艾伦刚迷迷糊糊地醒来,声音软软糯糯的。
  利威尔侧过头盯着他的眼睛,等待着他的下文。
  艾伦坐直了身子,就跟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一脸坚定地开口——
  “我喜欢你……”
  他这样说到。
  利威尔眼睛瞪大,眼眸里包涵着欣喜。他忍着没有直接上去抱住他,努力装出一副处变不惊的淡然模样。
  格瑞丝激动地摇晃着萨沙,俨然一副女神经的模样——顺带一提,萨沙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利威尔嘴角扬起,清冷的声线透着一丝喜悦,他正想回答,“小鬼,我……”
  艾伦伸出食指点着下巴,皱着眉头说下去,“自从……在人群中的惊鸿一瞥之后,我就一直对你……念念不忘。我那时就喜欢你了……”
  利威尔的脸黑得和锅底有得一比,“嘁”了一声之后就扭过了头。
  埃尔文笑得和善,他问:“利威尔,艾伦跟你表白了,你不应该说点什么吗?”
  “表白?呵呵,那臭小鬼是在背剧本呢。”利威尔扯着嘴角阴冷一笑,瞧着这样子恼火极了。
  “没错,”格瑞丝垮着脸走过来,“那是舞台剧里的一段台词——是韩吉桑写的。”
  格瑞丝盯着沉睡中的韩吉,泄愤一般的走上前去狠狠地踹了几脚。
  “喂喂,利威尔,”埃尔文好心地出言提醒,“我想说一句,你的表情看起来非常可怕,还有——那个杯子并没有做错什么,我是说,别这么对待它。”
  格瑞丝又自暴自弃般豪迈地喝下了一整瓶酒,重新绝望地醉倒在了座位上。
  
  
  
  

【授权转载/利艾】阳光照不到的深海(原著背景,欢脱向)

授权转载(*゚∀゚*)
原发贴吧
作者ID:恋橙520

  三十六
  “兵长……您可真会开玩笑。”艾伦依然企图欺骗自己。
  “哈?臭小鬼,”利威尔看着他,“我可没有在开玩笑。”
  “欸欸?”
  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利威尔就伸出手,一脸不耐烦地捏他的脸。
  利威尔瞧上去愉悦极了。这手感还真不赖。
  韩吉激动地红了脸,重重地往自己大腿上拍去。咦,咋不疼呢?
  埃尔文:“……能别拍我腿吗?”
  韩吉不好意思地笑笑,凑到一边和同样兴奋的格瑞丝一同低声谈论起来。
  “韩吉桑,你看,艾伦害羞的表情,噢,我的上帝!这简直太可爱了!”
  “是啊,我也是这样想的。对了,你打算画下来吗?”
  ……
  阿尔敏表面上十分冷静地听着她们这内容可怕的谈话,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挪。
  他悄悄地打量了下艾伦。害羞?!她们这两个人的眼神怕是有问题!
  这哪里害羞了,分明是绝望加上生无可恋,这些难道不是明摆着的吗?
  艾伦嘴角勉勉强强地扯着往上微微扬起,表情真的是……嗯——简直精彩极了!
  他在内心咆哮,兵长,说好的洁癖呢?被巨人吃了?
  让被塞了一口狗粮后,非常的不爽,表情阴沉地开始了他的报复行为。
  他笑着往艾伦前面的桌子上推了一瓶酒,咬着牙说道,“艾伦呐,猜错了是要接受惩罚,把这酒喝了!”
  艾伦勉强地瞪了他一眼,又瞧了瞧满面笑容是格瑞丝,坚定地拿起了那瓶酒——如果忽略他颤抖的手的话。
  “格瑞丝,”他盯着格瑞丝的眼睛说,“我敬你一杯。”
  他的表情看上去认真极了。
  格瑞丝装作很困惑的样子挠了挠头,“我很抱歉……哦,你得知道,我并不会喝酒。”
  “是吗?”艾伦就似没听到一般,往格瑞丝的杯子里倒酒。
  格瑞丝环视四周,表情满是不解,“喂,话说回来,我只是一个13岁的可爱女孩子。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不肯替我说句话呢?”
  一室寂静。
  良久,埃尔文瞧着她说到,“格瑞丝,这叫 善恶到头终有报 。”
  她在心里骂了一句mmp,面带微笑地拿起酒杯,与艾伦一起优雅地把酒喝了下去。
  ……
  嗯,看样子,可爱的格瑞丝已经醉倒了,这也不能怪她,毕竟她只是个孩子。
  艾伦稍好一点,他只是神志不清了……而已。
  他已经认不出谁是谁了,随便扯了一个身高差不多的人就往他杯子里倒酒。
  “来,我们接着喝……”他端起了酒杯。
  利威尔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同样端起被子,然后碰杯,饮下。
  利威尔心说,他就和那个脑子有坑的丑小鬼那么相似?
  艾伦全然没有意识到自己把他敬爱的长官和一个智障弄混了两次,笑得一脸阳光灿烂。
  
  
  

【授权转载/利艾】阳光照不到的深海(原著背景,欢脱向)

授权转载(*゚∀゚*)
原发贴吧
作者ID:恋橙520

  三十五
  黑暗将他笼罩,艾伦小心的伸出手摸索着向前小心翼翼地走。
  周围时不时传来了其他人的拍手声和嬉笑声,艾伦听着让说“艾伦你个笨蛋,抓不到我。”他怒火中烧。
  艾伦表面纯良地磨牙,好极了,马脸,你死定了!
  嘛,人啊,只要一激动起来,难免就会有点儿慌慌张张的,艾伦作为一个未成年的小家伙,自然也不例外。
  他再不似之前的小心翼翼,步子跨得大起来,终于,他摸到了一个人的衣袖——结果手一滑,叫那人给跑了。
  艾伦瞧着非常恼火,根着这乱七八糟地声音随着他们到处走。
  格瑞丝跑到韩吉和利威尔面前站定,拍着胸口,看上去受到了惊吓,“哦,韩吉桑,你知道吗?我刚刚从小天使手里逃掉,可真够可怕的。”
  韩吉安慰般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好了,我们等着看好戏吧。”
  艾伦还算幸运,过了不久就抓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比他矮了半个头左右,他本来还以为会是利威尔,可他发现他摸了这人的头以后这人没有任何反应。
  他立刻就否定了这可能是兵长的猜测。
  格瑞丝啊格瑞丝,艾伦嘴角扬起了笑容。
  他想起了之前被格瑞丝坑了的种种遭遇,哦,他笑得阴冷,泄愤似的伸手捏了捏自己面前那人的脸。
  哈,手感不错耶!
  等等,艾伦手一顿,这么感觉着——貌似有点冷!
  他决定这个游戏,清了清嗓子,说到,“是格瑞丝,对吧?”
  “哈哈哈——”格瑞丝的笑声从不远处传来,听着有点丧心病狂。
  艾伦先是在内心腹诽,作为一个女孩子,就不能文静一点吗?
  然后——然后——
  好极了,我们的主角可算是反应过来了。
  等等,貌似有哪里不太对……艾伦抖得像风中的叶子。
  他自我催眠着,这不是兵长,不是兵长,不是兵长,不是兵长……
  他颤抖着双手将布条解下来,看清面前的人以后,直接摔在地上。
  “兵兵兵兵兵兵……长!”艾伦显然没法平静下来,绝望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利威尔瞧着面前这怕得要命的小鬼,不满地“啧”了一声。
  就是这个字,使艾伦更慌了,赶紧跪下,极不利索地说,“兵兵兵……长,我错了……我我我——以为是格瑞丝!”
  艾伦看利威尔依然面无表情,急得快哭了,话不经过大脑,直接就说出来了,“兵长……大不了——您捏回来!”
  艾伦好想扇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瞧瞧,瞧瞧你自己说了什么!
  艾伦讪笑着,可谁知利威尔却同意了下来,“啊,可以啊。”
  艾伦表情震惊,上帝啊,这个世界就不能正常一点吗?
  韩吉和格瑞丝笑得快岔气了,捂着肚子浑身抽搐,就连埃尔文也露出了看似温暖的笑容。
  萨沙投入了康尼的怀抱,大喊着,“虐待单身狗!”
  让瞧了瞧艾伦和利威尔,又瞧了瞧萨沙跟康尼,默默地走到了角落。
  
  

【授权转载/利艾】阳光照不到的深海(原著背景,欢脱向)

授权转载(*゚∀゚*)
原发贴吧
作者ID:恋橙520

  三十四
  格瑞丝盯着众人幸灾乐祸的目光缓缓走到艾伦旁边,然后在利威尔的注视下瑟瑟发抖。
  格瑞丝在心里悲愤欲绝地吼着,噢,上帝!我到底做错了些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艾伦看着旁边站着的格瑞丝不停地抖啊抖地,奇怪地抬起头,“格瑞丝,你还好吗?你看起来很不对劲。”
  “托你的福,我很好。”她笑了,笑得十分勉强,一脸绝望。
  瞧上去甚至还有点儿欲哭无泪。
  格瑞丝颤颤巍巍地伸出手去,指尖刚刚触碰到了艾伦棕色的发丝,就猛地收回了手。
  她僵硬地扭过头,紧张地瞧着利威尔的反应。
  利威尔依然是面无表情,但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他——非常生气!
  格瑞丝嘴唇哆嗦,面色苍白,环视四周,在埃尔文和韩吉中间坐下——她是这么想的,坐在这两个上司旁边,利威尔绝对不敢轻易动手。
  果不其然,利威尔只是睁着死鱼眼望了望她,然后转回头目不转睛地看着不知所措的艾伦。
  艾伦被看得浑身不自在,问了一句,“兵长……你……呃,不——我是说——我脸上有脏东西吗?你为什么——”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利威尔接下来的举动惊呆了!
  利威尔突然往他这个方向移动,他们俩本来就坐得近,他们之间都没有人,利威尔这么一往前,他们两个直接的距离蓦然就被拉近了。
  哦,这可不是令艾伦真正惊讶的原因!
  利威尔伸出手摸了艾伦的头。
  格瑞丝和韩吉对视一眼,一同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看着默契极了。格瑞丝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韩吉的所作所为。
  埃尔文侧过头瞧着她们,面无表情。随后,默默地和这两人拉开了距离。
  艾伦两眼无神,直到利威尔淡定地收回了手,他才结结巴巴地说,“兵兵兵兵……兵……长……”
  “啊,”利威尔回答他,“你头上有蚊子。”
  艾伦,“……”
  埃尔文,“……”
  屋里的人都沉默了。
  韩吉开口打破了僵局,“小格瑞丝,恭喜你完成了任务!”
  她说:“好好好,这下开始下一轮!”
  笔在桌上旋转,哦,这次的那个不幸运的孩子是艾伦。
  利威尔望了望他,开口问道,“真心话大冒险?”
  艾伦完全没想到利威尔会问他问题,“欸”了一声,然后想起了格瑞丝的悲惨遭遇,选了大冒险。
  萨沙咬了一口面包,率先开口,“呐呐,艾伦,你来瞎子摸鱼好不好。抓到人,并猜出他是谁!”
  艾伦看看周围好像没有危险物品,想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于是就答应下来。
  当黑色的布条捂住艾伦的双眼时,艾伦只觉得面前一片黑暗,他敢发誓,他绝对看不到任何东西。
  说起来,这布条的遮光效果可真好!

【授权转载/利艾】阳光照不到的深海(原著背景,欢脱向)

授权转载(*゚∀゚*)
原发贴吧
作者ID:恋橙520

  三十五
  黑暗将他笼罩,艾伦小心的伸出手摸索着向前小心翼翼地走。
  周围时不时传来了其他人的拍手声和嬉笑声,艾伦听着让说“艾伦你个笨蛋,抓不到我。”他怒火中烧。
  艾伦表面纯良地磨牙,好极了,马脸,你死定了!
  嘛,人啊,只要一激动起来,难免就会有点儿慌慌张张的,艾伦作为一个未成年的小家伙,自然也不例外。
  他再不似之前的小心翼翼,步子跨得大起来,终于,他摸到了一个人的衣袖——结果手一滑,叫那人给跑了。
  艾伦瞧着非常恼火,根着这乱七八糟地声音随着他们到处走。
  格瑞丝跑到韩吉和利威尔面前站定,拍着胸口,看上去受到了惊吓,“哦,韩吉桑,你知道吗?我刚刚从小天使手里逃掉,可真够可怕的。”
  韩吉安慰般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好了,我们等着看好戏吧。”
  艾伦还算幸运,过了不久就抓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比他矮了半个头左右,他本来还以为会是利威尔,可他发现他摸了这人的头以后这人没有任何反应。
  他立刻就否定了这可能是兵长的猜测。
  格瑞丝啊格瑞丝,艾伦嘴角扬起了笑容。
  他想起了之前被格瑞丝坑了的种种遭遇,哦,他笑得阴冷,泄愤似的伸手捏了捏自己面前那人的脸。
  哈,手感不错耶!
  等等,艾伦手一顿,这么感觉着——貌似有点冷!
  他决定这个游戏,清了清嗓子,说到,“是格瑞丝,对吧?”
  “哈哈哈——”格瑞丝的笑声从不远处传来,听着有点丧心病狂。
  艾伦先是在内心腹诽,作为一个女孩子,就不能文静一点吗?
  然后——然后——
  好极了,我们的主角可算是反应过来了。
  等等,貌似有哪里不太对……艾伦抖得像风中的叶子。
  他自我催眠着,这不是兵长,不是兵长,不是兵长,不是兵长……
  他颤抖着双手将布条解下来,看清面前的人以后,直接摔在地上。
  “兵兵兵兵兵兵……长!”艾伦显然没法平静下来,绝望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利威尔瞧着面前这怕得要命的小鬼,不满地“啧”了一声。
  就是这个字,使艾伦更慌了,赶紧跪下,极不利索地说,“兵兵兵……长,我错了……我我我——以为是格瑞丝!”
  艾伦看利威尔依然面无表情,急得快哭了,话不经过大脑,直接就说出来了,“兵长……大不了——您捏回来!”
  艾伦好想扇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瞧瞧,瞧瞧你自己说了什么!
  艾伦讪笑着,可谁知利威尔却同意了下来,“啊,可以啊。”
  艾伦表情震惊,上帝啊,这个世界就不能正常一点吗?
  韩吉和格瑞丝笑得快岔气了,捂着肚子浑身抽搐,就连埃尔文也露出了看似温暖的笑容。
  萨沙投入了康尼的怀抱,大喊着,“虐待单身狗!”
  让瞧了瞧艾伦和利威尔,又瞧了瞧萨沙跟康尼,默默地走到了角落。